昌吉回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如果不是加入租客网,我哪有机会改变自己呢!

从祖辈开始我们一家都住在一个叫清沟的小村子里,村子位于西北大山深处,所见之处都是山,老一辈的人这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大山。我们家四口人,除了我父母,还有个大我五岁的哥,生活仅靠着家里那一亩三分的收成。看到我们村里很多孩子读完初中就出去打工挣钱了,因为母亲一直有病在身,大哥很早就辍学了,出门打工支持我上学,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看着大哥二十岁就黑瘦的身影,我好几次跟父亲说不想读书了,我也要赚钱养家。每次大哥都会把我劈头盖脸的骂一通,我发誓要改变家里的命运,就这样坚持着上完了初中和高中,考上了一所深圳的大学。就这样,我成为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在大学里,我跟大多数的同学都不同,没有钱去买衣服,没有钱去改善伙食,爱情对于我来说更是昂贵的奢侈品。每天我就在寝室、教室、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学习着,我拼命的努力,希望用知识改变家庭的命运。我拿到了系奖学金,院奖学金,校奖学金,甚至还拿过一次国家奖学金,我以为这样的成绩,毕业后,会有一个不错的未来。终于熬到了临近毕业,当我带着满腔的热情和对生活无限的憧憬走向一个又一个招聘会的时候,回报我的,都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上帝跟我开玩笑吗?毕业的日期临近,同学们陆陆续续的搬出了宿舍,原本嬉闹的寝室,变得冷冷清清,一如我的心。我不明白,招聘的时候,穿着那么重要吗?生长环境那么重要吗?不是说好的知识改变命运,怎么除了知识还要看综合素质?公寓的大爷每次来催我离校的时候,都是饱含同情,我也知道毕业了,学校我是住不下去了。我好想哭一场,声嘶力竭的哭一场,把我所有的委屈和所有的不甘心都发泄出来。可是我知道,我不能,我要改变家庭的命运,这个信念会支撑着我不流一滴眼泪。打开电脑找房子,环境我就不考虑了,只要便宜,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看了几次房子,都很喜欢,我甚至觉得我有个地方在这个城市呆下去我就很幸福,可是,囊中羞涩,我交不起押一付三的租金。无意中看到了一个新闻“租客网,你租房子我买单”,引起了我的兴趣。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进行了注册,谁知道刚注册完,我就收到了100元的代金券!这让我兴奋不已。于是,我仔细阅读了租客网的运行模式,我感觉我好像看到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如果我将这个网站分享出去,我的朋友通过我的链接注册了租客网之后,我就会有10块钱的代金券奖励,如果我的朋友也分享出去让别人注册,我也能获得一块钱代金券奖励。这还仅仅是开始,每个人通过我或者通过我注册的朋友分享的链接,成功发布租房信息并且出租出去或者自己成功租房我都可以获得20-100元的佣金!我们这批毕业的同学那么多,大家都在找房子,我如果抓住这个机会,我的生活费就来了!于是,我尝试着在平台寻找一些更适合毕业生居住的房子在朋友圈分享,我惊讶的发现,我转发的每一条租房信息都被我的同学们租下来了,一天下来,我的账户居然收入了2000块钱,这让我兴奋不已,我租房钱来了。于是,我赶紧给大哥打电话,让他跟我一起来加盟租客网,做租客经纪人。就这么半年过去,现在我在深圳已经租了一套花园洋房,我现在拥有二级租客几千个,每天光佣金就够我生活的很轻松自由。我把爸爸妈妈和哥哥都接了过来,自己也找了一个深圳本地姑娘准备结婚。我时常感叹,如果不是租客网给我的机遇,我估计现在应该回老家了吧。感谢租客网实现了我人生的梦想,让我改变了自己和全家的命运!

2020年04月30日 10:57

深圳租房:因为租客网,我和其他平台分手了

最近在北上广深出租房子的房东们可能会明显感觉到自家的房子不好租,很多房东抱着“涨一涨”的心态调整了价格,结果房子根本无人问津,调整到正常水平后,才会有零星的中介带着租客来看房,直到把房租降低一些,才有租客表现出愿意议价的态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据统计,25个城市中还有14个城市租金出现环比下降。其中,北上广深租金分别环比下滑0.70%、2.30%、3.60%和2.50%。相比于去年房屋租赁市场的火爆,今年的租房市场则显得冷静许多,原因在于2018年各大核心城市的租金普涨,重要推手就是长租公寓之间爆发的抢房大战,长租公寓在资本的推动下,为了快速抢占市场,不惜高价争夺房源。比如,一开始3000的租金,经过多方几轮争抢,分分钟就被长租公寓加价到5000-6000,拿到房源后经过改造隔间,再将他们推高的房价转移到租客身上,租房毕竟是刚需,你不租有别人租,公寓不愁租不出去。根据去年8月份的数据显示,全国房租同比涨幅最高的城市上涨幅度竟然高达70%,从租金绝对值来看,北京、深圳、上海,分别位列前三,北京的平均租金更是接近100元/月/平方米。并且这种情况是在经济增速、人均收入增速不相匹配的情况下发生的。正当抢房大战、租金贷等乱象愈演愈烈时,政府及时出手调控,约谈各企业负责人,遏制了租金快速上涨。深圳某位房东表示,“去年,我都不用亲自和他们联系,就等着看哪家最后出家高就行了,但是今年不一样了,有些中介觉得贵,直接就没有声音了。”出现的“租金下调”现象一方面使得房东的房源空置期加长,尤其是针对那些不愿意在原本租金的基础上进行下调的房东,从而导致了更大的经济损失;另一方面是针对租客而言是一个利好的消息,尤其是针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而言,经济能力相对较弱,可支配收入不稳定,更需要相对宽松的租房经济环境。如何在供需双方中保持良好的平衡点,在维护市场稳定的同时使双方的需求得到最大化满足?为此,年轻租客群体的聚集地——租客网始终致力于为广大租客和房东提供优质服务。租客网提供的“线上实时看房”的服务,免除房东“租客看一次房,就要请假回家开门”的窘境,也帮助房东解决了“房屋钥匙托管”的问题,进而加快租房成交率,减少空置期所带来的巨大的经济损失。这项服务对于租客而言也大有好处,既解决了下班之后还要拖着疲惫的身躯东奔西跑看房的烦恼,也可以邀请朋友家人帮忙一起参考,给出更多建议,还能在白天和晚上等不同时间段查看房屋的采光情况,选择心仪的房源之后,就可直接联系工作人员实地看房,节省大量时间,还能多重选择、多样比较。租客网提供的每项服务都站在租客和房东的多重角度考虑,只有同时最大化满足双方需求,才能更好促进租房市场的稳定发展

2020年04月28日 10:26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